大神回歸| 酒徒:這是我的二次創業,如今的讀者“不好帶”啊
2020-06-16 16:38:01

編者按

閱文新合同推出近一周,便迎來“大神回歸潮”,酒徒、沐軼、徐公子勝治……他們都是當下網絡文學大神級作家,當年,他們因各種原因離開閱文,如今又重新回歸起點中文網,也正說明閱文新管理層此次在處理網文行業積弊中呈現出的態度與決心,可以預見,無論是普通作家還是大神作家,正向閱文積極聚攏。如今,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到這些回歸大神的身上,他們究竟都有著怎樣的創作故事呢?今天,就讓記者帶你了解網文大神酒徒的創作人生。

酒徒

回歸大神之酒徒

酒徒,原名蒙虎,內蒙赤峰人,1974年生,畢業于東南大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首屆網絡文學聯賽導師。著有《明》、《家園》(出版名:隋亂)、《烽煙盡處》、《男兒行》等。

作品《家園》2008年榮登中國網絡文學十年優秀作品盤點榜,2018年中國網絡20年優秀作品盤點,《家園》又位列其中 。作品《烽煙盡處》,獲2015年網絡文學雙年獎銅獎,花地文學獎金獎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組織開展的“2015年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活動”首推作品 。2019年3月,改編電視劇正式開機。作品《男兒行》,入選中國作家協會2016年“中國網絡文學排行榜”,獲2017年第二屆“網絡文學雙年獎”金獎 。2017年,酒徒獲得茅盾文學新人獎、網絡文學新人獎 。2018年,獲首屆梁羽生文學獎。2019年5月,《大漢光武》獲首屆“鶴鳴杯”網絡文學獎年度歷史作品 。2019年5月,《大漢光武》獲中國作協主辦“2018年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年榜”作品 。


6月9日,知名網絡文學作家酒徒發布微博,稱自己正以新筆名“青州六從事”在起點中文網發布作品《盛唐日月》。據悉,酒徒新作《盛唐日月》5月19日起已在起點中文網更新,截至目前已連載14萬字,獲4436推薦票,作品占據“新人榜”榜首。近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電話采訪了酒徒,對于本次攜新作回歸起點,酒徒說希望能夠在閱文的平臺上更好地發揮自己的寫作優勢,將更多優質的歷史類網絡文學作品,帶給廣大讀者。因為疫情,酒徒目前在澳洲無法回國,他說,心里還挺急的,“我在國內還有一個小公司,現在沒人管了?!蹦鞘遣皇且驗榕鹿娟P門,所以就又趕緊開始寫作掙錢了呢?酒徒正色說,“不是,我這些年一直在寫,從來都沒停過,我們這些老作者最早的時候根本就沒人給錢就開始在網上寫著玩兒,這是一種堅守?!?/p>

當年考東大,是因為學文科怕國家分配

酒徒,原名蒙虎,從小生活在內蒙赤峰的一個小鎮上,他喜愛文學,作文也常常在班里拿高分,不過,在填報高考志愿時,酒徒還是選擇了理工科院校,原因是學文科怕國家分配,“那會兒還是國家統一安排工作,我一個中學學長,人大畢業后安排到了街道辦工作,我高考那年,國家正缺工程師,我尋思那還是學工科就業前景好些,”酒徒告訴記者,高考那兩年,東南大學剛剛由南京工學院改為東南大學,但他們當地沒幾個人知道,高考估分后,酒徒本來想報當時的東北工學院,但班主任說按估分來看考東工夠嗆,就考東南大學吧,結果酒徒就報名東南大學了,“好在那年作文拿了個高分,讓我最終總成績比估測值高了近三十分,否則真的懸了………”酒徒說東大那時雖然是個工科院校,但是人文氣息還是很濃厚的,還有專門的古詩文選修課,而他也沒放棄對文學的追求,大二時就參加了學校暑期征文比賽,還得了第一名。畢業這么多年,酒徒也時常想念南京的梧桐,南京的鴨血粉絲,“我去年還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回去了一次,在東大校園里悄悄走了一大圈兒,誰也沒告訴,看看學弟學妹青春氣息洋溢,自己心態也會變得年輕?!?/p>

酒徒2019年東大留影

畢業后,酒徒曾在北京從事電力設備調試多年,常常出差,足跡遍及大江南北,還經常往各個小城市山溝溝的地方跑。每次一去要么是24小時連軸轉,要么就是閑著只需要看著現場沒問題。所以酒徒覺得太閑了總得找件事干,于是開始寫雜七雜八的散文詩歌,后來再寫小說,一開始還是手寫,到了97、98年,酒徒就開始買電腦寫了,“寫作主要是表達生活情感,自我表達,抒發自己的感懷,當時也投過稿,也沒回應,沒有發表過,就發表過幾篇書評?!?/p>

2000年,酒徒在一個青年論壇上發表了第一部網文《秦》,不過,知道的人并不多,他真正的成名作是歷史架空長篇小說《明》,這是他的第二部作品,也因為這部作品,讓酒徒一舉成名,紅透網絡文學世界,被譽為“架空歷史小說的開山鼻祖”?!爱敃r看了一本別人的小說,是一個架空的故事,我覺得寫的不錯,但后來對方斷更了,我就想那我來寫,就開始寫《明》,這時候‘起點’就主動來找我了,我就來了'起點'。"那時是2003年。

最初稿費2分錢/1000字,一天寫3000字,就當掙外快

2003年的起點中文網,正處于萌芽階段,“我來‘起點’第2周就給我打了500塊,當時還覺得很奇怪,最早寫小說都沒有稿費,沒想到這里居然還有錢?!本仆秸f當時作者很少,也沒什么競爭壓力,“作者特別少,也就3000多個,上網的人沒那么多,也不是更得那么勤,我寫的慢,一天3000字、4000字,就這么晃悠,我當時覺得一周更新三次已經是勤快的了?!敝劣趫蟪?,當時基礎定價很低,“2分錢/1000字,不收手續費。當時我也沒看中這些錢,心態就想寫著玩,有外快比沒有強?!安贿^,隨著酒徒的作品有越來越多的讀者,付費閱讀的人也越來越多,他的稿費也從每月500、2000、4000、7000、8000一點一點往上漲,”收入多了,我就更有動力寫了,后來也辭職了,就一邊辭職一邊寫。當時在移民,自己一邊上課學語言,一邊寫小說。早期的作者都是為了愛好,沒啥壓力,也想象不到能賺錢,都是寫著玩。那時候邊學習邊寫作,就把《明》寫完了?!?/p>

在起點待了三年,酒徒決定離開去17K,現在回想起來,這個決定也挺隨性的,“當時起點的編輯分2波,有一波出去開了個新站17k。因為我和那波編輯比較熟,我就去了,后來在17K寫了11年?!?7k網站比較小,相對會更注重扶持作者,把很多資源給到作者,但就收入來說,也沒有太大差別,“我06年在起點一個月一萬五六,平均8-9000,在17k也差不多,17k是當時政策關系,給推薦扶持比較多,錢倒不是很多。2010年左右網文市場有了一些競爭,我是懶得動彈,所以17K的資源都給我一個人占了,一些17k的新人肯定也挺不服的?!辈贿^,在2017年,酒徒還是離開了17k,原因也非常簡單,“新來的主管,合不來,互相看不慣?!敝?,酒徒又去了網易、阿里,終于在今年決定回歸起點中文網。

6月9日,酒徒發布微博,稱自己正以新筆名“青州六從事”在起點中文網發布作品《盛唐日月》,目前《盛唐日月》已連載14萬字,獲4436推薦票,作品占據“新人榜”榜首。但這次為什么要用新的筆名寫呢,“我就自己隨便借我親戚的身份證注冊了一個新作者名,寫了幾天就被讀者認出來了。開始寫的第一周,寫了不到三四萬字就被讀者認出來了,然后我還給人家撒謊,他問是酒徒嗎?我還說酒徒哪有我帥,然后上周的時候因為找了很多朋友給我做推薦,這一推薦大家就確定這個人必是酒徒?!?/p>

酒徒告訴記者,回歸“起點”,還是看重了閱文的人氣,“閱文的讀者肯定是整個網絡文學市場上最多的,正好這兩天也看到他們的改革措施,我覺得挺有誠意的,就想過來試試水”,不過這次回歸,已經讓酒徒深切感受到如今的讀者不好帶啊,“現在作者也多了,光閱文的作者就上百萬,跟那3000個不是一個數量級,讀者也比原來多得多,有很多讀者口味是蠻挑剔的,所以壓力巨大?!边€有很多讀者給酒徒挑刺,“他們說你明明可以用普通話寫,為什么非得在這兒用文言文,顯你水平嗎?”酒徒感慨,現在這些讀者已經不像多年前的那些讀者了,“不太好帶啊”!“而且我發現日更3000字明顯不夠用了,現在努力每天爭取寫到6000字,好累?!?/p>

二次創業,想走幽默喜劇路線

酒徒把這次的回歸看作是自己的“二次創業”,因為讀者已經不是原來的讀者了,編輯也不是原來的編輯了,來到起點相當于重新開始,“我離開了14年,當時一塊寫書的和給我做編輯的,還有當時我的讀者已經很多都退圈了,不玩了,我還在寫,這一寫相當于重新開始,你想想,如果一個人20歲開始讀我的書,當時2003年,他今年已經37歲了”,所以這次在寫作上也想尋求一些新的突破,酒徒以往的作品寫得都比較嚴肅,比較沉重,但今年全世界人民都不太開心,酒徒就想寫一個輕松一點的,讓讀者上了一天班,拿起這個作品來能開開心心笑一笑,做一個輕松幽默的作品,改一改風格。酒徒告訴記者,自己原來想寫部正劇,類似《大明王朝》這種,想寫唐代唐玄宗的故事,但后來就想走幽默喜劇路線,“我把唐玄宗當背景,寫一個現代人去了古代之后怎么樣在談笑間,發生很多啼笑皆非的事情,把唐玄宗從第一次政變,一直到最后當皇帝,開啟開元盛世,這些都寫出來?!?/p>

酒徒寫作多年,共完成長篇11本,中篇有2部,短篇1部。影視改編這部分,賣給影視公司的有7部到8部,但是改編成功的,已經改編完拍完了的只有1部,還有1部進展是酒徒了解的,剩下6部賣出去后就都了無音信了。未來對于影視轉化IP經營方面,酒徒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我的作品改編的不多,但我們必須明白不能所有的書都奔著改編去,你不能從開始寫的時候,就想我這本書能不能改編成電影,改編成電視劇,考慮這個問題,那你肯定就會出問題。那么多編劇,考慮這么多年了他都沒摸透觀眾的口味是啥,你一個網絡作家開始寫書你就考慮我是不是改編,這不是扯嗎?“酒徒認為還是要守得住自己這一畝三分地,先讓自己硬氣起來,”這是源頭,你就保持這個源頭的東西,你好了自然有人來求著你改編?!?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黃彥文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像qq运动赚钱的软件 山西快乐十分口诀 贵州茅台股票下跌原因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豪利棋牌的二维码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app 宜安科技股票行情 2018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装 幸运赛车 奖金对照表 真钱轻松盈下载 新疆11选5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