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風160期】張德明:讀李少君詩歌《眺望》
2020-06-16 13:20:40

讀李少君詩歌《眺望》

 

原詩:

眺望

 李少君(北京)

 

眺望,可以是碼頭

白帆消失的長江盡頭

久久佇立的船頭身影

長風浩蕩一路送行

 

眺望,可以是車站

列車通往的遠方

窗口揮舞的一方紗巾

以及一雙深不見底的淚眼

 

眺望,可以是山頂

一行大雁指引的方向

一縷炊煙升起的地方

一段家書描述的故鄉

 

眺望,當然也可以是眺望本身

流水能流多遠,眺望就可以有多遠

思念能保持多久,眺望就會有多久

 

歷史一樣地眺望,在宜賓

這是眺望的源頭,這里的眺望

長江一樣長,長江一樣遠

長江一樣悠久……

 

評論:

身體動作背后的真情與深意

——讀李少君《眺望》

張德明(廣東)

 

“眺望”是一個常見的身體動作,每當我們的親朋好友辭別遠行或者從遠方歸來,我們就會在約好的地點——車站、碼頭、機場——頻頻眺望,目送他遠去或者迎候他歸來。在“眺望”這個常見的身體動作里,我們不只看到了親朋好友之間的迎來送往等禮節性事宜,還可能破譯到眺望者內心的欣悅與情感的波瀾。而這身體動作背后所蘊藏的真情與深意,更值得我們品嘗和玩味。

李少君的《眺望》一詩就是對“眺望”這種身體動作的詩化演繹,詩人首先從空間維度上來形象描摹“眺望”發生的不同場域以及這些場域里眺望所展現出的具體動作和人生圖景,其情其景都耐人尋味。為了顯示“眺望”這一身體動作發生的具體性、體現出某種在場感來,詩人依次將動作發生的地理空間設置在“碼頭”“車站”“山頂”等三個點上,寫出了這三個空間地帶人們“眺望”的姿態,體現出一種清晰可見的鏡頭感。在碼頭上,離去的親朋好友乘船遠行,詩人以“白帆消失的長江盡頭”“久久佇立的船頭身影”“長風浩蕩一路送行”這三個相互關聯的鏡頭來暗示送行者久久“眺望”的目光,寫得極為巧妙。在車站,詩人又寫了與這個離別場所密切相關的三個鏡頭來述說“眺望”:“列車通往的遠方”“窗口揮舞的一方紗巾”“一雙深不見底的淚眼”,顯示了“眺望”的具體可感性。在山頂,詩人對“眺望”的描述,采用了以實寫虛的方式,表面上描寫了“大雁指引的方向”“炊煙升起的地方”“家書描述的故鄉”等三種物象,實質上是在抒發詩人心靈深處淵積的濃濃鄉愁。

自然,“眺望”發生的場域,遠不止上述三個空間,“眺望”這一身體動作背后的真情和深意,其實還有更多更豐富的內容。接下來,詩人用了兩個節次的篇幅,分別從語言學和歷史學的角度,進一步挖掘“眺望”身體動作所具有的深厚人文內涵。從語言學角度來看,“眺望”這個詞語本身,就很值得眺望,它與時間同在,“流水能流多遠,眺望就可以有多遠”,也與人類的情感同在,“思念能保持多久,眺望就會有多久”,也就是說,“眺望”這一詞語的背后,有著時間和情感雙重維系的厚度。從歷史學角度看,“眺望”這一身體動作也別有深意。在最后一節里,詩人以宜賓之地的長江口眺望為著眼點,將“眺望”的身體動作,延伸到歷史和文明的深層:“這是眺望的源頭,這里的眺望/長江一樣長,長江一樣遠/長江一樣悠久……”,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在長江邊,多少朝代更替里,“眺望”的身體動作一直都在發生著,從來沒有中斷過。從這個簡單而持久的身體動作里,我們就可以直觀地領悟到中華民族重情重義的文化傳統和文明特征。

 

此篇詩評刊登于揚子晚報2020年6月15日B4版詩風欄目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像qq运动赚钱的软件 什么叫做拖码 适合上班族的搬砖游戏 平特一肖1000块钱多少钱 中银国际股票推荐 浙江体彩6 1历史开奖结果 云南麻将飞小鸡 天津时时彩历史开奖 国内如何炒原油期货 微乐家乡麻将苹果版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