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鋒:《南朝瑰寶——齊梁帝王陵墓石刻》精華錄
2020-03-05 22:32:13

2019年底,南京大學博物館推出“南朝氣韻”展,展品均為南京大學收藏的六朝石刻碑帖。此次展覽邀請了南京大學程章燦教授、童嶺教授、張學鋒教授,從不同側面解讀這些珍貴的展品。前段時期,我們經南京大學博物館授權發布了程章燦教授的講演,昨天我們分享了童嶺教授的講演,今天我們再來聆聽張學鋒教授的講演。

今天講座主題是為了配合“南朝氣韻”展覽,但我把題目改成了南朝瑰寶。為什么這么改?因為掛在墻上的這些拓片本身就是珍貴的文物,他們最早形成于清末,是清末以來的文物,但這些拓片還是不如豎在田野里的那些文物本身寶貴。講座的副標題是齊梁帝王陵墓石刻,包括今天下半場導覽中要看到的那些掛在展廳里的拓片。

南京的東郊、東北郊和東南郊散存著南朝宋、齊、梁、陳四朝的石刻,統稱為南朝陵墓石刻。我們知道,陵的稱謂只能用于皇帝、皇后或者是本來要繼位卻不幸早夭的太子,而像這些我們剛看到的蕭景、蕭秀等人是當時王侯一級的人物,他們死后的葬身之地只能叫做墓。

另外,在鎮江丹陽市的東北郊,也分布著一片南朝陵墓石刻。我們都知道南朝蕭齊和蕭梁的統治者都姓蕭,他們的家族是從北方遷過來的。以今天京滬高鐵丹陽北站為中心的一大塊區域,六朝前期叫武進縣東城里。要注意的是,這里所講的武進縣,跟唐朝以后武進縣以及今天的常州武進區不是同一個概念。蕭氏家族在武進縣東城里定居下來,經過了百余年的繁衍,勢力壯大,公元479年,蕭道成迫使劉宋政權退位,建立了蕭齊王朝。后來,同是本家兄弟的蕭衍又取代了蕭齊,建立了蕭梁王朝。所以齊梁兩代都姓蕭,追溯祖先的話,兩位開國皇帝是同一高祖父的后代。

為什么我們把帝陵前的石獸叫做麒麟?因為六朝人就把它叫麒麟,不過當時這兩個字寫作“騏驎”?!读簳肪砣段涞奂o下》中記載,中大同元年春正月丁未,曲阿縣建陵隧口石騏驎動,有大蛇斗隧中,其一被傷奔走。曲阿縣就是今天的丹陽市,建陵是梁武帝父親的陵墓。建陵隧口(墓道口)上的騏驎在跳動,還有幾條大蛇在墓道口打架,其中有一條蛇被打傷以后逃跑了。

文獻中用的是“騏驎”二字,今天我們已經不用這兩個字了,統一改用“麒麟”。但這個麒麟跟我們平時見到的麒麟不太一樣,對吧?

宋代以后逐漸定型的麒麟

我們看到的更多的是作為一種祥瑞的麒麟,這種形狀是宋代以后逐漸定型的。等一下我們要看齊梁陵墓的石獸造型,這里先作一個簡單的介紹。齊梁陵墓石刻神道前的石獸,一般分成兩種形狀:一是體型修長,從頭部到頸部再到背部、尾部,整體呈一個橫過來的S型曲線,這種造型的原形應該是虎。第二種形象,就像今天南京市的市標那樣,我們把它叫做辟邪,它的基本造型是獅子。

使用麒麟還是辟邪,跟墓葬的等級有非常大的關系。麒麟專用在皇帝、皇后或故太子的陵前,而辟邪則用在宗室王侯墓前。齊、梁皇室作為今丹陽人,皇帝死后全部歸葬丹陽,所以,在今天的丹陽東北郊,我們看到石刻基本上都是麒麟的形狀。王侯死后在都城建康,也就是今天的南京附近擇地埋葬,所以南京附近的除一處外,其他全部是辟邪,這一處就是昭明太子及其生母丁貴嬪的安寧陵。昭明太子陵前的石刻是麒麟,無需考古發掘,只要看到這樣的石刻形象,就能知道后面葬的應是皇帝級別的人物。如果石獸是辟邪,那么后面葬的就是王侯級別的人物。

麒麟

辟邪

接下來我們首先來看王侯墓前的神道碑及其拓影。這是今南京東北郊甘家巷小學內蕭秀墓的神道石刻,這張照片是還沒有搭棚之前拍的,現在棚子搭建后,這樣廣闊的視野已經看不到了。首先這里是甘家巷小學的校門,進來以后通往教學樓的道路兩側分左右看去,最前面是一對辟邪,第二對是石碑,接著是一對神道柱,之后還是一對石碑。蕭秀墓有四塊石碑,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情況。我想昨天程章燦教授可能已經交代了。這是因為請了四個人撰寫碑文,本來要選兩篇最好的刻成碑文,結果四個人都寫得很好,所以就全部刻成碑了。

南京甘家巷小學蕭秀墓神道石刻(西側)

南京甘家巷小學蕭秀墓神道石刻(東側)

這四塊碑中,利用我們學校舊藏的拓片,我們可以看到東側碑的碑陽還隱隱可以看出一些字來。

梁安成康王蕭秀神道西碑陰(局部)

這是西碑的碑陰,可以看到一行一行的字,排列有序。碑陰是用來題名的,且多是墓主人生前的故吏才能題名。今天包括一些佛像造像碑在內,很多書中在著錄這些文字時,總喜歡將碑陰或其他部位的題名省略,如“以下人名略”等,這樣一來重要信息都省略掉了,我總覺得是個缺陷。實際上前面碑陽上的簡單的生平及頌詞,無足輕重,而背后寫著有哪些人來歌頌他,這才是歷史研究最好的資料。所以也許偏向文學的人更多地看重碑陽,偏向藝術的人更偏重于碑形及其裝飾,而我們研究歷史學的,更看重背后的故吏署名。今天我們可以在展廳里看到這兩件拓片。

南京棲霞十月村蕭景墓神道石柱

這是南京東北郊十月村蕭景墓的神道柱,原本是一對,今天只留下了一根。蕭景墓神道上的辟邪,地面上也只剩下一件了,另一件經考古發掘已確認其存在,不過都已經成為碎片,發掘、清理完畢以后就回填了。柱額上刻的文字是“梁故侍中中撫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吳平忠侯蕭公之神道”。

梁吳平忠侯蕭景神道西柱額

這種反寫的文字有人稱之為“反左書”,也有人稱之為“鏡書”,反著寫,與另一側柱額上的正常書寫形成對照。墓主原來不叫蕭景而叫蕭昺,這一點程章燦教授有過考證。因為《梁書》是唐代初年編撰的,唐人要避唐高祖李淵父親李昺的諱,所以不能用“昺”這個字。這件柱額的拓片就掛在我們的展廳里。

蕭績墓位于今句容市石獅村,也屬于南朝都城建康的郊區。蕭績墓柱額上題有“梁故侍中中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康簡王之神道”等字?,F存蕭績墓石刻,除了神道碑缺失外,一對神道柱和一對辟邪都還非常完整地保存著,雙側柱額中沒有出現反左書。

句容石獅村蕭績墓神道石刻

這塊碑的拓片可以說是這次展覽的點睛之處,即原石位于甘家巷西邊的“梁始興忠武王蕭憺”神道碑。碑文的撰寫人、把碑文用朱砂抄到石碑上的人(書丹)以及最后把字刻出來的人(刻工),都是當時最一流的文人、書法家及工匠,所以這方碑就顯得尤其重要。

蕭憺碑

接下來我們用美術史學的樣式學方法來考察帝陵前的麒麟。

首先是蕭齊。蕭齊比蕭梁早,建國從頭到尾才二十三年,但在石刻造型上卻有不少創造。這一對麒麟中,左邊的一只頭部已經損失了,地點在丹陽胡橋張莊,又叫獅子灣?,F在我們趨向把它視為蕭齊的第一代皇帝蕭道成的泰安陵。曾經在中央大學任教的著名教授朱希祖、朱偰父子有過考證,他們當時認為這是蕭道成的父親即蕭承之的永安陵,今天樹立在這兒的文保碑上寫著“永安陵”,就是接受了他們的觀點。在這對麒麟的西北方向,大概隔了一個小山包的距離,那個地方叫趙家灣,朱氏父子曾將那里的一件殘麒麟視為蕭道成泰安陵前石刻。但我們從石刻的造型與排葬的規律來看,趙家灣的應該是蕭承之永安陵,我們現在看到的才是蕭道成的泰安陵石刻。再次梳理一下,趙家灣石刻應該是蕭道成建國后被追贈為皇帝的蕭承之永安陵石刻,獅子灣的是蕭道成本人的泰安陵石刻。這兩處石刻的造型基本上一樣,因為兩組石刻相差的年代才四年,所以,當時使用的粉本、造型、加工方法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我們就把它看成是蕭齊最早的石刻。

丹陽胡橋獅子灣齊高帝蕭道成泰安陵麒麟(舊說為蕭承之永安陵)

丹陽胡橋趙家灣蕭承之永安陵麒麟(舊說為齊高帝蕭道成泰安陵)

蕭齊帝陵石刻的特點,可以總結為這么幾點:第一,石獸體型修長、呈橫S形。第二,右麒麟(背對墓葬而言)的右前肢往前伸,反過來,左麒麟的左前肢往前伸,兩個石刻之間的距離約為30米,遠遠看過去,兩個前伸的前肢好像把你擋在門外一樣。這是蕭齊石刻的一大特點。第三,石獸前伸的前肢爪下,有一個長著尾巴的小獸。第四,石獸兩側的雙翼具有寫實的風格。我們前面看到過梁武帝修陵的麒麟,雙翼被刻成了一圈一圈的渦旋狀,寫意性很強,已經演變成裝飾,但這個還是鳥翼的樣子。第五,石獸胸前有分股的垂鬃。麒麟舌頭不吐出來,頜下的胡須往下垂,垂了以后開始分股,可以把它叫做垂鬃,也可以把它叫做垂須。它下垂的端頭是卷起來的,且往兩邊散開后形成圓形的一坨。趙家灣的也是一樣,垂下來以后成為一個圓坨的形狀。這幾張照片中的石獸分別是趙家灣蕭承之永安陵、獅子灣蕭道成泰安陵和田家村蕭賾景安陵的,都是蕭齊石刻。

丹陽胡橋獅子灣蕭道成泰安陵麒麟細部

丹陽云陽鎮田家灣蕭賾景安陵麒麟細部

丹陽胡橋獅子灣蕭道成泰安陵麒麟細部

我們到丹陽去看帝陵的時候,最多的是去看丹陽胡橋仙塘灣鶴仙坳的齊景帝修安陵。這一對麒麟是目前保存最好的。這是另外一處失名石刻,但經我們考證,應該是齊明帝蕭鸞興安陵前的石刻,一眼就能判斷這是蕭齊的。我們今天看過一組幻燈片后,今后到現場就不要先看文保碑,碑上的介紹可能有誤,希望我們能夠自行判斷。齊武帝蕭賾景安陵的石刻,常年倒臥在水塘中,因為這些石刻都是石灰巖鑿成的,在水中呆數百年上千年就會被侵蝕,如果再放一段時間,可能就看不出麒麟的樣子了,甚至會以為是公園里的太湖石,因為太湖石的材質跟它是一樣的。只要我們去體會,它跟我們前面講的蕭齊帝陵前的麒麟風格完全一致。

丹陽胡橋仙塘灣鶴仙坳齊景帝修安陵麒麟

丹陽建山金家村失考墓麒麟(推定為齊明帝蕭鸞興安陵)

接下來我們看蕭梁的石刻。

梁武帝建國后,馬上追贈他的父親蕭順之為皇帝,并且上了文帝的謚號。之后又重新營造墓葬,號為建陵。修造建陵時因為和蕭齊滅亡是同一年,所以制作這一批東西的工匠可能都還是同一批人,它保留著蕭齊的風格:修長的橫S型、外側肢往前伸,雙翼翅膀也還是具有相當的寫實性。

丹陽三城巷西北梁武帝蕭衍修陵麒麟

這一件是梁武帝修陵的麒麟。從正面看,雙翼幾乎是平的,都沒有像我們看到的如同鳥翼那樣稍往外鼓的感覺,下頜垂下來的須成了分叉卷曲的形狀,越卷越小,到最后就成了尖頭了,而不是蕭齊那樣的圓坨狀,開始變形了??傊?,這是建立在蕭齊以及梁文帝建陵的基礎上,朝著梁末石刻過渡的形制。體型還算修長,但彎曲度已經變小了。左麒麟的左前肢往后縮了,如果是蕭齊的話,它應該會往前伸。前面的右肢爪下還有小獸,這個做法工匠沒有忘記。經過這個過渡樣式以后,馬上就會迎來一批梁代晚期的石刻。

南京獅子沖昭明太子蕭統安陵麒麟

這一對是獅子沖昭明太子陵的石獸,是南京地區非常難得保留下來的麒麟。昭明太子蕭統是梁武帝蕭衍的長子,其葬身之地就是經考古發掘的獅子沖1號墓,他的母親丁貴嬪葬在2號墓。母子能葬在一起嗎?可以,這也是當時的禮法,但是不葬在同一個墓穴里。母親墓葬的東側叫長子位,是專門留給長子的。如果長子后來做了皇帝,他就要葬回丹陽故里了,但昭明太子卻不幸夭亡,于是死后就啟動了長子位的葬法,把他和丁貴嬪葬在了同一個陵園,太子的陵叫安陵,丁貴嬪的陵叫寧陵,兩者合成安寧陵。昭明太子本是繼承皇帝大統的人,所以他的陵前就安放了麒麟。這對麒麟保存精美,最基本的特征是體型短小,S型曲線基本消失,頭部圓大。左麒麟左前肢后縮,麒麟的四爪都翹起,工匠可能也不知道這么做的原因,所以爪下不見小獸。它的雙翼被做的像一朵花,可以將之稱為云朵綬帶紋,這已經完全是寫意的做法了,僅僅表明這里有翅膀。

南京獅子沖昭明太子蕭統安陵麒麟正面

我們再看石刻的正面,雖然下頜的須垂了下來,還形成一個圓坨狀,但是里面已經有好多條刻線,這開啟了梁末石刻變化的先河。

南京獅子沖昭明太子蕭統安陵麒麟背面

再看它的背后,原本蕭齊的石刻從頭部往下表示頸椎的時候會做成圓餅狀裝飾,就是一個一個圓形的突起。但是,蕭齊石刻背上的突起只到其頸部以下、背部的中部,到了蕭梁末期的石刻,圓形突起竟然一直延伸到了尾部。也就是說,跟蕭齊時期的石刻形象已經有很大的變化了,也許當時的工匠都不知道為什么要裝飾突起,這一部分也慢慢地趨向于寫意了。

丹陽三城巷西北梁簡文帝蕭綱莊陵麒麟

丹陽三城巷西北梁簡文帝蕭綱莊陵麒麟細部

我們看梁代最晚期的簡文帝莊陵石刻。這是左麒麟,只剩下身軀的前半部了。我們來看一下它的特點:第一,下頜垂下來的須依然往左右分,但是就好像見了風被吹散了的樣子,不再是圓形的一坨。第二,雙翼呈卷云綬帶狀。如果將它和昭明太子安陵石刻作一個對比,就會發現兩者如出一轍。前面爪子上翹,但爪下沒有小獸。這就是梁代末期麒麟的典型造型,這種造型應該說是從昭明太子安陵開始的。

丹陽陵口鎮麒麟

今丹陽陵口鎮是蕭梁帝陵的入口。關于陵口石刻的時代,該如何判定?我們現在已經基本上掌握了蕭梁麒麟的樣式學特征,比如像脊椎骨一樣一直到尾部的突起和卷云綬帶狀的雙翼??吹綀D片我們能夠判斷這是梁代最末期的作品了。

接下來關于陵墓石刻的第二個話題,齊梁皇帝如何從建康到故里丹陽去祭陵?

住在建康的皇帝怎么才能去陵區?怎么才能去拜祭呢?這里有連接建康和丹陽(曲阿)的一條非常重要的人工運河——破岡瀆。

六朝破岡瀆路線示意圖

其實這個運河的開鑿歷史比隋煬帝開的大運河更為悠久。當時大型的棺木和各種隨葬品以及穿著喪服的家屬們以及去送葬的官員們,出了都城后,到今夫子廟東南渡過秦淮河,那里有一座浮航叫丹陽郡城后航。在這里登上船,沿秦淮河往上游走,走到方山就需要一天。然后從方山往秦淮河的北原上走,接著就能到達破岡瀆。破岡瀆是孫吳時期開鑿的人工運河,經過今江寧湖熟鎮,然后一路往東翻山越嶺到曲阿的西城(今丹陽市延陵鎮西)。運到曲阿后進入江南河,在這里專門開了一條河道直通蕭梁帝陵,這條河叫蕭港,又叫蕭梁河。陵口就位于江南河與蕭梁河的交匯處。在進入蕭梁河的入口處,兩岸一邊一個體形碩大的麒麟。從這里往北走不久,就是蕭氏故里東城里,旁邊就是陵區所在的東城里山。

最后,是關于麒麟的第三個話題,麒麟從何而來?如果先講結論的話,麒麟是東西文化交流的見證。

南京麒麟鋪傳宋武帝劉裕初寧陵麒麟

這是南朝麒麟中最早的一對,地點在麒麟鋪,據傳是宋武帝劉裕初寧陵。今天那里的文保碑就是這么寫的,叫宋武帝劉裕初寧陵石刻。但是,也有人考證認為墓主應是劉裕的兒子宋文帝即劉義隆的長寧陵。兩說都有,爭執不下。根據文獻記載,劉裕、劉義隆父子的葬地靠得非常近。屏幕上的圖片我刻意沒有把兩只石獸對起來,如果對起來似乎給人一種它們是一對的感覺,所以我特地把它們反過來朝著一個方向放置。我們來看一下這組圖片,這兩件麒麟能視作一對嗎?今天石刻所在地正在拆遷,原本石刻都在民居的小院子里面。今后那個地方成為遺址公園,我們遠遠一看,一定會把它們看成一對。但是,作為一個研究者,我認為他們不太可能是一對,這個問題留待今后進一步研究。

那么劉宋的麒麟從什么地方來?書中給我們留下了記載是“于襄陽致之”,說是劉宋的皇帝從襄陽學來的。襄陽原來屬于南陽,南陽地區在東漢時期非常流行在墓葬前放置這種有翼石獸,而長江下游的江南地區則不然。所以江南地區的麒麟也好,辟邪也好,都是從襄陽學過來的。但是襄陽或南陽地區安置石獸做法又是從什么地方學來的?

美索不達米亞阿卡德王朝(前2340—前2330)圓筒印章展開圖上的有翼神獸(格里芬)

我們把視角放的更遠些。在今天烏克蘭、黑海、里海一帶,是人類文明最早的起源地之一,最早在那里活動的人叫做斯基泰人。據研究,是他們最早發明、創造出了這種神獸帶著雙翼形象,西方語言中叫做“格里芬”。

地中海西岸敘利亞阿勒頗出土金碗裝飾中的格里芬(前14世紀)

希臘出土金片上的格里芬(前6世紀)

格里芬有翅膀,它會“飛”,這是一個比喻。它往東南西北飛,向四處傳播。飛到了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飛到了埃及,飛到了地中海沿岸的敘利亞,飛到了希臘,往東飛到了新疆、阿爾泰地區。

俄羅斯阿爾泰州出土馬鞍裝飾上的格里芬(前5—前4世紀)

新疆新源縣出土銅鍑緣飾上的格里芬(前4世紀)

戰國秦漢以后,以格里芬為原型的有翼神獸造型在中國越來越多見,可以說被廣泛地用于各種裝飾。而今河南省一帶這樣的東西最多,各種形象不勝枚舉。因為河南地區東漢石獸特別多,所以河南的文博部門就有點走入誤區了,凡是看到這種形象,全把它斷代在東漢。

廣州南越王墓出土雙虎玉珩

江蘇盱眙大云山江都王陵出土編磬虡座

最后,格里芬飛到了我們南京,飛到了建康的獅子沖、十月村和丹陽的獅子灣、三城巷,之后就沒有再往南飛了,因為更南的地方已經沒有皇帝了。

現在我們面對的是這塊最知名的碑——蕭憺碑的拓片。這件拓片已經很清晰了,到現場看的話任何人都無法看到這么清晰的圖像,更何況現在還有碑亭,大門緊鎖。我對這件拓片非常有感情。2002年,在帶第一屆研究生的時候,那時我們整個考古專業的碩士研究生加起來只有4個人,今天一屆有39個人。那4個研究生入學后,我就帶他們在博物館小房間里面讀這塊碑。碑的每一個字我們都釋讀過,并且有詳細的筆記。包括接下來要看到的那塊后面有許多題名的碑(指蕭秀西碑陰),我們當時也是用手指逐字點過的。在我們閱讀后的那幾年,南大博物館就請人把這些拓片裝裱了起來,原本它們只是有好多褶皺、疊壓在一起的宣紙而已。這塊碑應該是目前看到的六朝碑刻中保存最好、存字最多的。

吳天發神讖碑

這方碑名為《天發神讖碑》,不過是仿刻的,是辛亥革命前端方在這個碑毀了以后覆刻的作品,嵌在了今天總統府煦園的墻壁上。覆刻的時候他還把宋人胡宗師的跋和自己的題記也刻上去了。原碑是三國孫吳最后一個皇帝孫皓下令刻的。孫皓一開始尚有勵精圖治之心,但很快就放縱自己了,非常聽信天命。例如聽說了“青蓋入洛”的讖語,以為自己要統一天下了,于是他帶著嬪妃、百官,坐著車,過了長江,結果發現根本無法前進。實際上那個讖語的意思是說他的統治沒幾年了,很快就要被俘虜到洛陽了。與這個碑相似的,在宜興善卷洞附近的山上還有一塊國山碑,現在還立在原地。

梁安成康王蕭秀神道東碑陽

我們現在面對的就是蕭秀墓的石碑拓片。東碑的那邊是陽面,西碑展示的是陰面。這個陽面我們還可以看出一些字來,但大部分都已經剝裂了,因為南朝帝王陵墓前的石刻用的石材大部分都是產自棲霞山一帶的石灰巖,非常容易風化。

梁安成康王蕭秀神道西碑陰

西碑碑陰密密麻麻的全是字,現在部分字還很清晰,是蕭秀故吏的題名。這種題名其實很重要,可以作為研究當時官僚機構成員組成的材料。為什么研究者對這些感興趣呢?是始于漢碑的研究,人們發現碑陰題名的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一個或數個姓氏,應該來自一個或數個家族,這些家族都應該是地方上盤根錯節的大族。由此,我們就能夠看出漢代基層社會的面貌了。

梁吳平忠侯蕭景神道西柱額

這件是蕭景墓的柱額拓片??吹绞捑暗纳竦乐揖拖氲揭粋€話題,如今各種書本或解說詞里,都把這件東西看作是不同文化的結合體。例如,柱座上的兩條小龍組成的是盤螭座,上面的柱身是羅馬柱,來自地中海沿岸。最上面的蓮花頂蓋與佛教有關,整體看起來像阿育王石柱。

梁吳平忠侯蕭景神道西柱

我想講的是這根石柱的柱身上有一圈“繩索紋”,真正的羅馬柱上沒有這個圖案。其實,這是中國自古以來的傳統。墓葬的神道上一般有“標”,原先都是木質的。到后來森林資源匱乏,粗大的木材越來越少,人們就用小型木材捆綁在一起,用繩索綁住,立在那兒作為“標”。我們今天去看很多大型古建筑的柱子很多都是用小型木材拼著箍住的。所以我個人覺得繩索紋是“標”石質化以后留下來的痕跡,不一定非要追溯到希臘、羅馬。

梁南康簡王蕭績神道東柱額

梁南康簡王蕭績神道西柱額

這兩件是蕭績墓的柱額拓片。今天,蕭績墓前的石刻只留下一對辟邪,一對石柱,照道理后面還有一對石碑,但早已經沒了。辟邪和神道柱后是巨大的水庫,墓室應該在修建水庫時消失了。

梁臨川靖惠王蕭宏神道西柱額

這是蕭宏墓的石刻。蕭宏是梁武帝六弟,兄弟二人的感情很好,他的葬禮十分隆重,墓前石刻保存的也好。1984年,蔣贊初先生當時帶我們在南京周邊考察時,蕭宏墓石刻還全都撲倒在水塘里。后來文保人員把它們提升,撈出來以后墊了基石放在原地,今天更是修建了保護圍擋,加上了玻璃罩。但是這樣也引申出一個問題,即這樣的保護措施是否妥當?蕭宏石刻的玻璃墻只遮住了石刻的一半不到,上部還能看到。但是,江寧區上坊的所謂陳霸先萬安陵石刻已經全部用玻璃擋住了,這樣做其實不利于石刻的保護,尤其是夏天,雨多了就會長青苔,早晚溫差大的話石頭還會開裂。

梁臨川靖惠王蕭宏西碑側畫像

其實,所有的神道碑、神道柱的側面都不是素面的,都有紋飾,這種做法一直影響到唐代。這是早年拓下來的蕭宏墓石碑的側面,有很多圖案,做藝術史的對它更感興趣。這個拿著武器的神獸,風風火火地往前跑,腳趾只有兩個,手指頭一般也是兩到三個。蕭宏碑側上面的神獸就是這樣的形象,下方飛起來的神獸也是,這種形象一般被叫做畏獸。畏獸用途很多,如果是飛在天上的,手上抓著一圈小鑼鼓,那就是雷神。如果是飛在天上,嘴里吐水,那就是雨神。還有就是作為力士,這樣的形象太多了,在中古時期非常常見。這是鳳鳥。這個有兩角,是天鹿。這是青龍,那個也是鸞鳥。這些在當時被用作裝飾圖案,十分常見。今后我們在考慮問題的時候,最好不要認為這些裝飾圖案與墓主會有什么必然的聯系。還有,因為看到了碑側的拜火圖案,有人認為這是祆教已經傳入江南的證據,我認為做這樣的推斷還需要更加謹慎。

梁新渝寬侯蕭暎神道西柱額

這是蕭暎墓前的神道石柱,只剩下一根了。我們也許記得南康簡王蕭績的石刻,那兩件的字全部寫在額的中間,而其他的一些都是寫滿的,所以這也是我們今后可以考慮的一個問題。

“梁天監四年”紀年孟繼孔造像記

這一件是造像記,其實已經超出了今天的主題齊梁陵墓石刻的范疇了。這方造像記上有梁的年號,“孟繼孔造像記”,可是造像呢?原本它應該是一個半人高的石碑上的造像記的拓片,上面是各種佛像,下面或者背后要寫上是誰造的像,這就是造像記。這一篇文字較短,再長一些的話,就要把每個供養人的名字都寫上去,那樣才比較有研究價值?!按罅禾毂O四年乙酉二月朔三日,弟子孟繼孔,子承基、承業敬為全家常多災愆,信愿敬造神像一區,令得成就,愿亡者高登三塗,生者早離八難,共出苦門”。天監四年是乙酉年。傳統的中國歷史干支寫法應該是二月某某朔,這是最標準的紀年方法。史書中一般是某年某某月某某是初一(即朔日),然后再寫下去。孟繼孔及二子是佛弟子,因為家中多災多難,所以造像祈福。字寫得挺好,但是內容不好。今天我們都說佛像一軀。這是一篇非常簡短的造像記,也許像本身就不大,因為南方地區不流行偶像崇拜。北方黃河中下游地區造像很多,有的造像碑上按照都維那、維那、邑義依次排列開來,這樣的話就比較有研究意義。還有,我很懷疑這件造像記的真實性,偽刻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梁中大通二年千佛崖題名石刻

這是棲霞山的造像題記,這個地方有中大通二年的紀年。下次我們有空去棲霞山看的時候,不光要看紅葉,如果有可能的話,記得要到窟內仔細看看,里面還有不少北宋人和明人的題記。

“梁中大通三年”紀年陳霸先造像記

這是陳霸先造像記。造像記一般是有固定格式的,上為皇帝陛下、皇后、太子、百官,中為七世父母,下為當世眾緣。但我相信這里提到的陳霸先一定不是那個建立陳朝的陳霸先。一方面是紀年對不上;另一方面,史書上也沒有記載說他是佛教徒。這應該可能也是一件偽刻,和孟繼孔造像記的性質差不多,但仍可算作舊拓。

小爨碑

大爨碑

接下來的兩件,是所謂的“二爨”。這件是爨寶子碑,那邊的是爨龍顏碑。這個碑原來是放在云南昭通的,時間應該是東晉到南朝初年。爨姓是南方民族的地方豪強之一,世代世襲官職。碑文內容是爨氏首領如何管理這個地方。爨寶子自稱他們家世代是寧州刺史,但中原的朝廷還一直往那里派漢人的寧州刺史。所以我們光看歷史文獻的話就會以為這個地方牢牢地被中央把控,但是讀了碑文才會發現朝廷鞭長莫及。當時很多被派往寧州任刺史的人都不愿意去,因為那個地方在中原人的眼中就是“地獄”。我們在畫歷史地圖的時候總希望疆域越大越好,但真實的歷史面貌和我們想的可能不大一樣。但是,這里我們也要看到,在寧州那樣的偏遠地區,當地人竟然開始學漢地立碑,用漢字書寫,這也能看出漢文化對他們的影響。不能用一把尺子量天下,人文學科就是這樣。

“梁大同六年”紀年千佛碑

我們看這件梁大同六年千佛碑的形狀,碑額上原本有孔,叫穿,據說穿一開始是為了下葬用的。這個碑的兩邊各有兩個龍頭,這是四龍纏繞碑額,是齊梁時期王侯一級能使用的石碑形制,我們今后去現場看一下蕭憺碑、蕭秀碑就知道了。到唐代就變成了六龍纏繞了,皇帝用八龍。我覺得這塊碑很可能是一塊被再利用的南朝舊碑。旁邊有字,這里是梁大通六年的題記,這里是唐咸通四年的,這里還有咸通二年的,最晚的是元朝至元年間的題記。

“梁大同九年”紀年井欄

這里有一件井欄的刻銘,大同九年的水井,地點不明。跟梁武帝“舍身同泰寺”有關系嗎?其實這是偽刻的。這里需要強調一下,糾正大家的一個錯誤觀點,雞鳴寺絕不是蕭梁時期同泰寺,同泰寺舊址在今珠江路北玄武區人民政府下面,與今天的雞鳴寺相距甚遠。

明徵君碑

明征君碑。這個大字據說是唐高宗親筆寫的。碑主明僧紹是南朝宋齊之際的人士,此人把自己的宅子捐給僧人,同時請來高僧,募捐開窟造像。如今在成都發現大批造像,上世紀末在山東青州龍興寺遺址附近發現了造像,臨朐也發現了佛像的窖藏。傳統觀點認為這些造像都是受到了南方棲霞山造像的影響,于是一時間棲霞山造像成為研究熱點??墒?,東晉南朝時期南方的佛教不崇拜偶像,所以凡是帶有大型造像的石窟都不是南方的做法。關于棲霞山佛教造像的緣起問題,今天供職于南師大的一位青年教師曾經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觀點。他認為,在棲霞山開窟造像的人當時都是今山東青齊一帶人,他們曾被強行帶往北魏都城平城,就是今天的陜西大同,部分人還參與了云岡石窟的造像活動,后來被北魏皇帝放回原籍,其中有一部分人就遷到了南朝都城建康,而明僧紹與他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他們被稱為“青齊土民”,所以主持造像的還是北人。南朝時期南方只有兩處石窟寺,一處是棲霞山,另一處是浙江新昌大佛寺,浙江的那處造像最終也未完工。因此早期南方佛教造像的設計、造像藝術依然是來自北方的傳統。我們要轉換一下傳統的思維模式。

今天的講解就到這里,謝謝大家。

審定|張學鋒

文字整理|朱智立、魏美強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像qq运动赚钱的软件